关注 | 中国的土壤污染到底有多严重!

作者: | 公布时间:2019-09-11 | 扫瞄:8次

土壤,你可能会觉得很常见甚至有些不起眼,它的重要性却是不可替代也不言而喻的。但是,今天的土壤却面临着严重的污染,已经影响到了食品安全与农业可延续进展。而土壤却是难以再生的资源,今天就让我们来看看土壤污染的严重性,并行动起来保护土壤……

来源:环境修复论坛

中国的土壤污染到底有多严重,至少流传着三个版本:

1、有污染,但没什么一般的

这是一般的舆论环境,地方政府基本也是这么个态度,所以普通人能够获知的信息,基本都是这样的。

2、污染比较严重,需要积极治理

这是一部分媒体的说法,虽然网易的态度经常被吐槽,但是在这类问题上,不得不承认他们实在有态度。总的来说,这是最接近事实的一种说法,所以假如不想看长文,到此就基本知道本文的观点了,可以不再拖进度条。

3、污染触目惊心,连忙移民得了

这种版本大多流行于「不转不是中国人」系列,也许引起了一些人注重,但煽动性远大于解决问题的积极性,不仅浮夸,而且也没多少实际意义。

接下来我想说几个点,供看官们去推断我国的土壤污染。

土壤污染分布

这个是跟每个人切身利益相关的。

还记得这张图吗?

1.webp.jpg

(北京土壤中农药六六六的分布图,成行新等. 北京市有机氯农药填图与风险评价[J]. 地质通报, 2008(2): 172-8)

常州外国语中毒事件谈及土壤修复问题时,我贴了这张图。

这张图的反响很强烈,因为没有人会想到,就在我们的首都北京,就在最核心的二环以内,竟然都能够有一大片被农药污染的土地。

不仅如此,北京这些被农药污染的土地,还在 2004 年,毒倒了几名地铁施工人员。假如放眼全国,因为地下施工而被毒倒的工人,绝对不是间或事件。

此文公布后,很多人私信,问我要其他地区的图,但说实话,这也都是从一些论文中扒下来的,我找不到那么全的图。

不过,有些重点地区的图,还是可以找得到的,换言之,相关的研究并不少。

比方说我们看看这张图——

2.webp.jpg

(张楠楠,长三角地区土壤重金属的空间分异特征及风险评价研究,山东师范大学环境科学硕士论文)

这张图讲解一下,地图是长三角核心的 16 个城市,表示的是铅的浓度分布,左图为土壤深层,而右图为土壤浅层。

粉色代表最低,蓝色次低,这两种颜色基本安全;黄色及亮黄色都应该要注重,而红色与棕色已经属于非常安全的程度。那我们再细看,从这两幅图我们可以得到不少信息:

1、长三角江南大部分地区的土壤表层已经被铅污染,其中杭州到绍兴之间,昆山北部,无锡常州一带,存在几处非常严重的区域;

2、看右图,靠近水体的区域,污染相对要弱一些,这说明,这片区域的陆地铅污染,比水中的污染更严重;

3、左图是深层土,浙东地区基本都沦陷,不排除本底数值就比较高的可能性,但更有可能是因为铅渗透到地下了。

所以,我曾对我那些定居长三角的同学敌人说过,不要带孩子出去挖野菜。

长三角这片区域并不大,十六个城市总共占国土面积的 1%左右,耕地在 3-4%之间,但却生活着一亿多的人口。

我国的土壤污染,扩大到全国,也是这么个规律。假如单看总体数据,并不是显得一般夸张,占全部耕地的 20%左右,似乎才五分之一。

然而,这三亿亩土地的分布,主要集中在环渤海、长三角和珠三角,此外还有两湖、山东、安徽、河南及东北的部分地区,也是比较严重的区域,影响的人口过半,尤其是城市中坚力量,更是主要分布在这些地区。


土壤污染类型


尽管土壤污染分布与工业地区吻合,但土壤污染却不只是工业的锅。

在前面提到的两个案例中,北京的六六六污染,源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。当时,北京规模还比较小,周边地区还有农田,长期施用农药,导致土壤受污染,当然也有一片是因为农药厂所在地的原因。

而长三角重金属的问题,主要是工业污染带来的,重金属进入水体后,污水用于浇灌,长期积存就有了这样的结果。

但除了众所周知的这些农业污染和工业污染,有些污染物是我们根本没有注重过的。

据估量,土壤污染物目前已经识别出上万种,大多数是小分子有机化合物,其中有一部分是非常值得关注的。

3.webp.jpg

(环境激素类物质,刘瑞,全国农田土壤内分泌干扰效应的生态风险评价,浙江大学环境科学硕士论文)

在这张表中所列的这一堆物质,都属于环境激素。相比于农药残留,这些物质可能更值得关注,因为有些在 ppb(十亿分之一)浓度的级别,就足以对人体造成损害。

这其中,最为出名的要数双酚 A,前几年因为奶瓶中会残留双酚 A,欧洲领先禁止将 PC 塑料用于婴儿奶瓶。

它们的来源,可就没有那么一目了然了,有些是我们的生活垃圾,还有些则是来自于一些污染物代谢之后的产物。

这么复杂的污染物成分,至少还带来了两个不利影响。

其一是我们的饮用水安全问题。污染物必定会进入到自来水的水源中,按照国家标准,自来水检测指标共有 106 项,其中强制的是 42 项。

这 42 项指标,控制常见污染物,足够了,然而当污染物成分如此复杂的时候,即便符合指标,也无法肯定这水就是安全的。

其二是各类除农残神器其实并没有多少实际用处。我们对于蔬菜的污染还停留在表面的污染物上,认为只要能够对表面进行清洁,就可以,殊不知很多有害物被包裹在菜心中。

有些除农残的试剂可以针对某几种农药管用,但如此多的种类,什么物质都已无能为力。



表面是环境问题 内核是经济问题


土壤问题,从国家层面上讲,并不是讳莫如深,更谈不上是多敏感的问题,否则也就没有环保部牵头的普查了,相关课题也都有人做,科研方面也没有说不给基金,那么问题出在哪儿呢?

最直接的心结,是地价。

我国的地方财政,很大程度上都自立于卖土地,而土壤污染,对于土地来说,就属于质量问题。对于老百姓来说,似乎土壤污染是个眼不见心不烦的事。

但是,就比如说在北京,宋家庄的土地没有望京地区的干净,在交通、商业、就业等方面都差不多的时候,购房人还愿意花同样的钱去买宋家庄的房子吗?

要知道,哪怕是「风水不好」这种摸不着边儿的事,都足以影响买房人的决定,一个区域曾经做过坟地,都会影响商品房销售,土壤污染这种实锤,怎么可能没影响?

话再说回来,土壤污染真的对我们没什么影响?常州外国语的中毒事件,似乎并没有过去多久啊,我们普通民众可不该好了伤疤忘了痛。


其次的问题,在于修复。


土壤的修复难度,大于水污染的治理,甚至也比雾霾难以治理。别看雾霾的暴露面积大,动不动几个省都是重污染,但只要把工厂关停,APEC 蓝,两会蓝都可以呈现。可是,就算关闭全部的工厂,土壤问题也仍然存在,它就是个幽灵。

修复是要花钱的,这个钱,谁来出就是扯皮的事了。大多数地方政府没有这个财力,何况本着谁污染谁治理的原则,也应该是那些污染了土壤的人。

那么问题又来了,工业污染,大概可以通过罚款来解决,农业上,是不是又要借鉴现在基层干部抓「秸秆焚烧」那样,在田头盯着,看见有农民撒农药就去制止?

所以,多方妥协之后,最后一致的受害者,就是城市里的居民了,花巨资购买了那些建在污染地面上的房子,吃着受污染的农作物,最后宽慰自己:算了,似乎也死不了人嘛。


最后的问题,在于修复后利益的问题。


假如我们把「谁来修复」这事,通过各种协商解决了,最终有人出面来修复了,然而修复后的利益该怎么分配?

比方说,张三家花了一大笔钱,现在的土很干净了,可他拿到市场上卖的菜,和同村李四王五家的,都受同一个市场影响,价格上也就不会有明显的区别,既然是这样,修复的好处在哪里?

所以,这也就意味着,一定要统一安排。

可由于我国受污染的土壤大多数是耕地,这个问题就不可幸免要涉及到土地性质的问题。

土地是国家的,耕地是承包给农民的,这个全部权形式决定了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性质。我们最近这些年有很多土地改革形式,虽然没有以后年土改那么翻天覆地,但影响面儿也不小,什么家庭农场,万亩良田,就地城市化等等,说到底,都是失望在不改变社会主义本质的同时,又要做到土地的集约高效化利用。

还是上面张三的那个村,现在村支书号召说,我们要打造一个没有土壤污染的绿色村庄,以后大家种的菜全都打上村里的 logo,比市场价贵一倍,张三你来主持此事,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。那请问,在缺乏企业精神的田间地头,怎么才能让李四、王五他们积极地出钱,并且还认为是公平的?

把张三、李四、王五扩大为一个个村庄或是一个个工厂,就是更大层面上的难题。



我们该怎么办?


面对现在的污染局面,我们也不是没有任何办法,什么都不干,就这么干耗着。

首先,我们得重视起这个事。

前面提到,土壤污染最大的受害者,说到底就是城市居民。各方利益可以当缩头乌龟,唯独受害者本身不能去这么妥协。

打个比方,假如所买的房子所在地过去曾经是个垃圾填埋场,或者目前仍然紧挨着高污染的厂区,那么作为买房人,应该要求开发商出具相关的检测报告。你自己不重视,也就别怪别人欺负自己了。

其次,熟悉自己所在地区的情况,及时做好相应的检查。比方说,前面提到的长三角南部地区,铅污染面积非常广,那么就应该关注多一些孩子的血铅水平。

铅对儿童与成人的危害能力不可同日而语,即使不超标,现有的证据也表明,血铅浓度与孩子的智力发育呈现负相关。

再次,不同农作物对于污染物的富集作用不同,尤其是重金属,有些作物如水稻,对于镉的富集是非常典型的,把握这些规律,可以尽量降低危害。

最后,我们很多人已经定居城市,所做的工作看似不再与土壤打交道,但其实不然,如金融、法律等专业,有很多的工作可以改变目前这种没人愿意管的局面。

总之,中国的土壤污染,比大多数人所知道的,都要更严重;比这种现状更让人感到可怕的,是无人问津的局面。

有些问题会积存,或许到下一代身上才爆发,而我们现在只是在逃避;真的到了那个时候,这个命题只会让我们更难受。
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